关灯
护眼
字体:

sbf胜博发国际娱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方逸出手也有分寸,以一团灵力包裹住爆炸的空间,连智身躯炸开的碎骨碎肉乃至血迹都未溅出丝毫,随后,那团灵力之中燃起火焰,将其中的碎物烧成灰烬,火焰不停,便是连那些灰烬都彻底蒸发。

    对质的过程中,无论连智怎样诡辩,方逸都丝毫不急,皆因方逸早就打定主意,无论连智承认与否,都难逃一死。

    方逸出手极快,直到连智身躯炸开,燕经纶三位太上长老才反应过来,燕经纶更是恼羞成怒:“方逸,无凭无据,屠杀我紫霄宫前任宗主,今日就算正林真人亲临,燕某也要讨个公道……”

    虽然燕经纶也觉得连智有问题,但是方逸就这样无凭无据且还当着他的面出手轰杀,尤其还有廖秋与雷刚毅在旁,传扬出去,不但自己脸面尽失,对门下弟子也无法交代。

    越想,燕经纶就越觉得咽不下这口气,手掌一翻,一柄燃烧着黑色火焰的三寸小剑悬浮在掌中,黑色火焰缭绕,灵力吞吐,是一触即发。

    “禀太上长老,归元宗覃修求见。”

    正这时,门外有弟子的声音传来。

    “不见。”燕经纶怒喝一声,眼睛似要喷出火光,就要出手。

    “停停停……”见燕经纶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廖秋连忙站出来打圆场,拦下燕经纶道:“都快两千岁的人了,冷静冷静,覃修这个时候求见,想必定有重要事情,你们的私人恩怨可以先放放。”

    这件事情,廖秋是站在方逸一方的,看到连智抢着接话,还把一柄血色长刀描述出来,就明白了孰是孰非,奈何连智自己说了出来,方逸再提也算不上什么证据,不过廖秋也着实没想到,方逸竟然做的如此干脆,不给燕经纶留丝毫颜面。

    “快请进来。”廖秋代燕经纶吩咐下面弟子,归元宗来人,雷刚毅却不好说什么。

    门外弟子不敢忤逆燕经纶的命令,但也不敢公然不敬廖秋,正为难时,燕经纶沉吟一声,道:“有请。”

    恨恨瞪了一眼方逸,收起飞剑,一甩袍袖坐在椅子上,气哼哼喘着粗气。

    覃修一只脚迈进屋子,便感觉到屋子之中气氛有些紧张,除了三大宗门的太上长老,道门传人方逸竟然也在,更令他惊讶的是,他此刻竟已是看不出方逸的修为了。

    “拜见三位师伯。”覃修进来后先向三位太上长老行礼,之后又面向方逸,试探着问道:“我该称呼一句方师叔?”

    “覃宗主客气了。”方逸笑道:“称呼我方逸便可。”

    “不可。”听到方逸如此说,覃修便确定,方逸的修为已经达到元婴境界,因此按规矩行礼:“覃修见过方师叔。”

    行礼之后,覃修心中不由得感慨,几年前见方逸时,还只是筑基后期的修为,现如今竟然已经突破到元婴境界了,这种修行速度,快赶上说书了。

    “覃修,来紫霄宫所为何事?”不待燕经纶开口,雷刚毅便代为询问。

    “哦……”覃修见到方逸,心中惊叹,差点忘了正事,躬身向燕经纶行礼:“燕师伯,不知连师兄伤势如何?谭某有事想请连师兄帮忙。”

    “又找连智?”提起连智,燕经纶气就不打一处来,对覃修也没什么好脸色:“有什么事,先和我说。”

    “是这样。”覃修道:“归元宗抓到一个专门为魔道修者做事的细作,想请连师兄以搜魂之术查探一些细节。”

    “你说什么?”燕经纶霍然起身,目光如电,射向覃修:“把话说清楚,谁修炼了搜魂之术?”

    “这……燕师伯不知道?”覃修试探问道:“当年平息魔道修者离间修者界各宗门时,连师兄便是以搜魂之术堪破了魔道修者的阴谋。”

    看看覃修,又看看方逸,燕经纶颓然坐下,心中含恨,咬牙切齿道:“逆徒……”

    覃修不明所以,正要开口询问,却听雷刚毅道:“覃修,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是。”见屋子里几人有些不对劲,覃修也识趣,依言退出厅堂,离开了紫霄宫,来得快,去的也快,似乎专门是为了方逸作证而来。

    “方才言语之间多有得罪,还望方师弟见谅。”燕经纶眉角低垂,似在这一瞬间老了十岁,虽说对于连智已有怀疑,但终究没有任何证据,如今真相大白,却异常残酷。

    一个连智死不足惜,但是紫霄宫宗主公然修炼搜魂之术,这种事情传出去,紫霄宫必将名誉扫地。

    “方某只顾快意恩仇,冲撞了燕师兄,亦有不对之处。”燕经纶主动退让一步,方逸亦退一步,已经近两千岁的燕经纶到如今还一腔热血,一心抗衡魔道修者,对于这种人,方逸心中只有钦佩,不会因连智的事情对燕经纶有什么看法。

    “廖师兄,魔道修者,如今分布情况如何?”连智的事情了结,方逸开始询问魔道修者之事。

    “已知的魔道修者,总共有十九位元婴,刚刚被你斩杀了一位,现在还有十八位,总共有二十座据点。”廖秋手一抖,一张修者界地图浮现在空中,标注着红色的地方,皆是被魔道修者所占领的地方。

    “我们刚刚还在商议,三大宗门太上长老倾巢出动,按照这个路线,清剿魔道修者,九人同时出手,便是遇到对方有三四位魔道修者,我们亦有把握击杀。”

    燕经纶恢复了些神采,伸手在地图上画着一条原先设计好的清剿线路。

    方逸点点头,又问:“妖兽一族的情况如何,巅峰妖王都分布在什么地方?”

    “妖兽一族?”廖秋不明白方逸为什么要问妖兽一族的分布情况,但依旧为方逸指出妖兽一族的分布情况,还是有十二位巅峰妖王所在的位置。

    方逸闭上眼睛,识海中回忆着地图上的每一处标注,确认无误,才睁开眼睛。

    “方师弟,可有什么对策?”雷刚毅性子比较急,见方逸凝眉思索,忍不住问道。

    三位接近两千岁的元婴修者,围在只有五十余岁的方逸周围,期盼方逸能够有什么办法,显得有些诡异。

    但是无论廖秋还是燕经纶,又或者是雷刚毅,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道门传人,本来就是带领着修者界修者走出困难的关键,之前方逸修为低微,不入他们法眼,如今方逸修为到达元婴,真正实力怕是已经凌驾于修者界任意一位元婴修者之上了。

    “办法倒是有。”方逸依旧紧锁着眉头,仔细思索着,以他现在的实力,加上五行锁空阵,若是再有两三位元婴修者辅助,必能横扫所有元婴境界的魔道修者。

    但是这方法也有缺陷,魔道修者占据的二十座据点,可并非是堆积在一起的,只要一处据点被攻破,其他据点的魔道修者得到消息,便有足够的时间躲藏,甚至暂时退离到其他小世界之中,正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方逸可不想留下什么麻烦,最好做到一次根除。

    又或者方逸自己不出面,以三大宗门九位太上长老为主,按照之前燕经纶设计的路线一点点横推,这样必能吸引到更多元婴修者,但是如此一来,修者界必将有所损失,也难以将那位分神期境界的魔道修者引来,也不是什么好办法。

    “试试吧。”许久,方逸只简单说了三个字。

    “需要多少人手?”燕经纶道:“若是需要有人当作诱饵,可以先从我们这些年纪大的开始。”

    “不用。”方逸摆手道:“容方某先试试,若是不成功,再劳烦几位太上长老。”

    “不用人手?”廖秋、燕经纶与雷刚毅面面相觑,搞不明白方逸在想些什么。

    方逸离开紫霄宫,按照地图中的标注通过瞬间移动来到一座被妖兽一族占据的山脉之中。

    “金蟒王……”方逸站在山巅,以灵力凝聚成声音,向四周扩散。

    “他娘的,什么人喊老子?”金蟒王身高两米有余,赤裸着金色上身,肌肉饱满结实,散发着金属光泽,腿上穿的裤子亦是金色,乱糟糟的头发胡须,看上去如一个草莽壮汉。

    金蟒王上下打量着方逸,嗤笑一声:“小家伙,你这是刚刚晋升的元婴吧,今天爷爷我心情好,赶紧走,爷爷我放你一条生路。”

    “一条蟒蛇,大言不惭。”方逸傲慢一笑,神识却是悄无声息的攻向金蟒王。

    被方逸蔑视,再看见方逸那傲慢模样,金蟒王似是感到威严遭到了挑衅,顿时怒道:“小家伙,找死。”

    ‘找死’两个字才刚喊出来,金蟒王陡然觉得神识恍惚,虽然仅仅一瞬,但神识清醒过来时,便感觉到脖颈处有一丝凉意,身为巅峰妖王,不用特意观察,便知道自己的脖颈被切开了一道口子。

    再看方逸,自始至终负手站在原地,似乎从来没有动弹过分毫。

    额头一滴冷汗留下,脖颈处的伤口也已经恢复,金蟒王退后了近千米,看怪物一般看着方逸,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刚刚,金蟒王见方逸的骨龄时间不长,也就不足百年时间,因此断定方逸为新晋的元婴修者,却想不到,对方分毫未动,已令自己受伤,而且看起来,还是对方手下留情,否则自己身躯和头颅现在已经分家了。

    “道门传人方逸。”方逸道:“劳烦你给白泽传个话,明日下午申时,方某在流苏山恭候大驾,一决胜负。”

    “道门传人?”

    听到道门传人,金蟒王亦不由得后怕,身为巅峰妖王,自然知道道门传人这四个字的涵义,那可是妖兽一族的克星,金蟒王甚至有些后怕,自己竟然一口一个‘小家伙’喊道门传人,也幸好对方并未动怒,还放过了自己,似是生怕方逸后悔一般,金蟒王立刻撕裂空间离开。

    流苏山,没有高大树木,大多都是尺许长的青草,覆盖着低矮的山脉,方逸闭目盘膝,坐在青草中,任清风吹拂。

    “方逸……”下午申时,一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年凭空出现,身上裹着草叶编织的衣裙,光着的脚丫点在草叶上,柔弱的草叶承托着少年的身躯随风飘摆,似是没有重量一般。

    这少年,正是妖兽一族首领,白泽。

    “说起来,我该叫你一声前辈。”方逸睁开眼,嘴角露出笑容。

    方逸此言也没有错,白泽的上一位对手,还是他的师父,正林真人,算起来,的确是方逸的前辈。

    “现在不是套近乎的时候吧。”白泽道:“想不到方逸你这么快便到达元婴境界了,几年前见你,还是筑基后期吧。”

    “以前的事情不重要了。”方逸长袍飘摆:“不过无论如何,我也得向你说声谢谢。”

    “不必。”白泽一摆手,原话奉还:“以前的事情不重要了,动手吧。”

    “斗了一万多年,不累吗?”方逸没有动手,继续道:“不如我们换个斗法。”

    “哦?”白泽貌似来了兴趣,问道:“你打算怎么斗?”

    方逸伸手指天:“你觉得修者界如今的天地灵气如何?”

    白泽皱眉,不知道方逸为何有此一问,不过依旧回答道:“每况愈下。”

    “年前后,可能就没有灵气了。”方逸问道:“妖兽一族就想占据这样一座世界吗?到时候怕还不如十万大山吧。”

    “你想说什么,不用拐弯抹角。”白泽有些不耐烦,身为妖兽,喜欢更简单直接的东西。

    “修者界的修者们也好,十万大山中的妖兽也好。”

    方逸道:“想要修炼不管是修者还是妖兽,都离不开天地灵气,但是现在魔道修者正在破坏这一切,将修者界逐渐转变成更适合他们生存的世界,他们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然后呢?”白泽笑道:“你想说服我联手诛杀那些魔道修者?”

    “不不不……”方逸摆摆手:“如今魔道修者在修者界整整占据了二十座宗门,总共十九位元婴境界修者,日前被我斩杀一个,还剩十八个,我们就赌一赌,谁能诛杀更多的元婴修者,如何?”

    白泽歪着头看方逸,像看白痴一般:“人类中有一个词语叫做夜郎自大,可能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吧。”

    “我能感觉到,魔道修者之中有一位分神期的强者存在,正如我能感觉到他,他亦能感觉到我,我若出手,气息牵引之下必会引来那位分神期强者,到时候不管是妖兽一族还是人类修者,恐怕都将覆灭。”

    “我也知道对方有分神期存在,想让你出手,亦是为了引他出来。”方逸开诚布公:“方某不妨直说,我有手段将这些魔道修者一击必杀,但这种手段消耗太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